• 2005-12-07

    磨皮

    原片没磨皮,就冲我这磨皮技术我看我磨的皮我怎么看怎么不爽,就都没磨,如果拿去卖钱就要磨,不管多么假,因为人家花钱就是想买那个假,我们要成全人家。

     

     

    关于气氛的制造,呵呵,我喜欢纪实类的环境人像,对捕捉气氛比较敏感,也不乏制造气氛的手法和技巧,呵呵,我和小钙同学那么熟,我拍她就只能这个气氛啦——基本我都让小钙笑笑,耸下鼻子什么的——当时的气氛就是这样轻松快乐,娱乐的,享受的,放松的。

     

     

     

     

    我也想换换色调啊,追求一下风格和气氛,刚才不是专门发帖子问各位DX是怎么调整色调的了么?但是换了以后和原片对比,我觉得还是逼近真实比较耐看,稍微换个色,我都觉得像负片出片色不准一样——头发发绿或发红——太不爽了——看来我做不了大众商业影像了,只能继续小众风格和自我认同了。

     

     

     

     

    我的人像想法受到传统肖像的影响太多,我觉得我在看经典肖像时,哪怕拿出自己认为是最得意的人像作品来对比,也总能给自己的片子挑出毛病来——我一直在追问,一张正式的人像照片除了能够打动给它付钱的人以外,还能够打动无数陌生观众的最终原因是在哪里……这是一个漫长的思考过程,要另述了。

     

     

     

     

     

     

     

     

    没错,他们说的对,我是拍不出商业来,拍不出糖水来,我承认,我拍小小时就是拍不出来。换个人钱拍就能拍。我觉得没劲,懒得去模仿——确实只能模仿了,因为我自己就不是很上心这个。我甚至不敢刷新我的页面,因为我不喜欢那些批评和指手画脚抑或是嘲笑。没错,我怕输,即使是和我的价值取向再不一样的评判我也不喜欢,我活得已经够累心的了,没有必要再面对这些。我躲着这些,甚至从内心深处我害怕面对这些,但是我从未不敢面对我自己的作品。每一次我自己审视它们,都是在筛选、考验它们,我希望它们真实有力量。我觉得我给小小拍得很好,真实自然,从这相片中能够充分看出我和小小的关系,当时的气氛是那么轻松,那么温暖。我喜欢小小的才情和贵族般的气质——我一直也觉得的自己也是个精神上的贵族——物质上我也在追求贵族——但那毫不现实。我想拍出小小的精神气质,只有了解小小的人才会懂得这个。我是磨不好皮,我根本对磨皮这个过程一点都不感情趣,因为没有人要花钱向我买她的一张光滑无比的脸,我用不上,我不喜欢,我就不去做!

    只有坚持自我的人才能创造伟大的艺术。

     

     

     

     

     

     

     

     

    rachelxuan(朱小转) 2005年12月06日02:22:56 星期二
    Re: 可爱的小钙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寄信 转寄 转贴 删除 修改 同主题

    我顺着扬扬的贴子还是忍不住想说,你一直相信真实有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没错,

     

     

    但是真实的东西,需要用你的独特的视角去加以诠释,这并不会有损真实,起码在

     

     

    某一方很精彩的真实才有力量。说白了,满大街都是真实,难道只要按下快门就是

     

     

    有力量的作品?

     

     

    fork的人像偏于商业,暂且不说,扬扬的一些就不错,真实有力量。

     

     

     

     

     

     

     

     

     

    
    
     

     

     

     

    世界摄影大师论人像摄影

     http://www.cphoto.net/ysrx/adly/dsl.htm

     

     

     

     

     

        人像摄影是整个摄影艺术的基石。纵览摄影史,不少摄影名家都把毕生的精力投注

     

    于这一工作中,他们丰富和发展着人像摄影的理论。加德帕斯.费利克斯

     

     

     

    图尔纳松  他被认为19世纪所有摄影家中经历最丰富而最具有才华的法国摄影家。曾指出:

     

    “一个摄影艺术家,不论其照相机的机械性能如何,都应该把焦点对准人物的脸部,抓住人物的神情,刻画人物的心理特征,使其神韵跃然于画面之上。”    图尔纳松一生中拍摄过许多著名的学者、艺术家、演奏家、科学家、政治家和其他人物。拍摄时,他从不允许有道具或背景干扰,不论那种情况,他都要认真地引导被摄者,抓住被摄者的面部表情,从而拍了许多传神之作。读者通过照片上的人物神情可以看出被摄者之间无声的交流。    克里斯.利斯

     

      英国摄影家。他认为,个性是在拍摄人像过程中最难掌握的部分。如果你能发现一种拍摄人物个性的奇妙方法,那么你将成为像卡什、布兰特和斯诺登那样的人像摄影大师了。    利斯认为,如果你拍摄的是供大量翻印的人像照片,那就不大可能拍摄出人物的性格。但如果你给朋友拍摄人像,那成功的希望就大得多,大多数成功的人像照片是因为你熟悉你的被摄者,这样拍出来的照片,被摄者看后一定会说:“对,这完全像我。”  雷弗.莱顿

     

      英国著名的人像摄影家。雷弗.莱顿说:“在英国,人们似乎对人像摄影不是很重

     

    视,拍摄人像远不如拍摄时装能赚钱,如果我去拍浴衣的广告照片,收入要多得多。但我认为,作为一个出色的摄影师,他首先应该具有拍好人像照片的能力,这是成为一人出色摄影师的必备条件。”    莱顿认为,拍摄人像时,除了需要同被摄者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外,还需要在拍摄技巧和用光技术上下功夫。他在拍摄前同被摄者进行交谈,使 他显得很自然。莱顿说,在拍摄人像前,你对用光应事先做到心中有数,这样你就可以集中精力于拍摄被摄者的性格和表情上。这也就是莱顿拍摄的人像逼真、表情丰富的原因所在。  

     

     

     

     

    欧文.佩恩

     

      他是一个从事于“创作新式时装照片”的人像摄影家。他创造了摄影现实主义那种朴素的、崭新的风格。他照片的特点是,表现手法很雅致。曾有一本杂志的艺术指导说过:“佩恩摆布被摄对象的方法,是使他们进入自我表现的境界之中。”    佩恩的妻子原是与他一起工作的时装模特儿。关于佩恩的摄影创作活动,她是这样描述的:“当佩恩设法达到他所要求的效果时,他和他的被摄对象之间是非常紧张的,他的拍摄时间长达数小时,直到他们全部精疲力尽为止。这种方法使他能够抓到被摄对象的面貌及其灵魂。”    通常,佩恩拍摄一张照片所以要花费很长时间是因为他认为,很多人只是用极短的时间观看照片。“照片是为了使人们能在匆忙中观看而拍摄的。照片的观看一般只有几分钟。因而,拍摄照片更需精益求精。”

     

     

     

     

    土门拳  日本摄影家。他关于人像摄影有许多精辟独到的见解。    他指出:“所谓人像摄影,就是把个人作为历史的、社会的存在记录下来。    所谓美丽的面孔,就是感情不外露的面孔。    被本人认为是缺点的,实际上却往往是唯一富有魅力的地方。变缺点为魅力,这至少是摄影家的善意。    在摄影上,拘泥于瞬间表情实在是愚蠢的。无论是谁,都是会哭会笑的。隐藏在心底的感情,会在嘴边流露出来。年龄,最容易从人的背影上表现出来。悲哀也是如此。    一切艺术都不例外,其最就阶段在于使人忘记手段。就是说,在于让看照片的人忘

     

    记自己是在看照片。    为拍摄者所支配,是拍不出像样的照片来的。摄影者如不避免此种情形,不把被摄者引入一种‘悉听尊便’的心境,那是不物的。魄力是最重要的。  焦点对在眼珠上,光圈越小越好,按快门动作越快越好。”

     

     

    伊莫金.坎宁安

     

      美国著名的女摄影家。她从1910年开始摄影至1976年去世,从事人像摄影达60余

     

    年,积累了不少拍摄人像的经验。并创立了不少为后人借鉴的拍摄人像的好方法。    坎宁安认为,拍摄人像的关键是要透过外貌表现出人物的性格及其内心世界。早在

    1910年,在欧洲学习的期间,她就给路德教授拍过一幅肖像。当时,她请教授思考一个

     

    数学问题,在教授深思的时候,坎宁安按下了快门,把教授聚精会神思考问题的神态拍了下来。这次尝试使她学到了一个如何消除被摄者精神紧张并表现其真正情感的拍摄方法。这就是,向被摄者提出一连串的有关工作和生活的问题,让他回答或思考。这个方法,她一直使用到晚年。1976年4月,在坎宁安逝世前不久,她给年过90的A·迈耶夫妇

     

    拍过合影,后来迈耶回忆说:“坎宁安很有本事,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我们成了亲密的朋友。她使我们感到舒适、鼓舞,有自信心,敢于说话。我们像是老朋友一样交谈。”坎宁安的这个拍摄方法,后来为许多人像摄影家所用,其中包括加拿大著名人像摄影家卡什在内,而且在效果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坎宁安还认为,拍摄人像,既不是将人物理想化,也不要丑化他们,要忠实地把人物的自然性格表现在画面上。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这就要求摄影者们努力钻研,从实践中找出一条路子来。    1975年,即坎宁安逝世前一年,她给一位老化学博士拍肖像,博士的夫人在一旁

     

    说:“注意,亲爱的,不要让那脱落的牙齿露出来!”博士张口一笑,坎宁安迅速按动快门,把那缺少一个牙齿的笑容拍了下来。为什么坎宁安偏偏要抓取这样的画面呢?因为,在坎宁安看来,一位年过九十的老人,只掉了一个牙齿,那是健康的特征。结果,拍出的照片化学家很满意,并送了一篇新写的化学论文给坎宁安,表示感谢。

     

     

     

     

    安塞尔·亚当斯  著名摄影大师。安赛尔.亚当斯在谈到人像摄影时说;“我总觉得人像照片以静态最

     

    为理想,处于安静状态的头部几乎和雕塑一样美。这和抓拍不同,要等待丰富的表情出现,结果往往失去了机会。我在运动状态下抓拍的照片很少。我认为人物特征表现在他们处于静止状态的脸上。我的这类照片大部分是这样拍的。我极少让人摆好照相的姿势,我总是等待他们放松,出现自然姿势,然后我就说‘别动’或‘就这样’!”    1932年亚当斯在旧金山为当时的明星演员卡罗琳.安斯帕奇拍摄了一幅肖像照。照片

     

    拍成后,人们称之为“杰出的石雕似的人像”,有些人甚至认为它是拍摄的雕塑头像照片。亚当斯听了这些议论却很高兴。事后回忆起这幅照片的拍摄过程时,他说:“我坚信,最深刻感人的摄影人像是这样的照片,当人物的脸型能暗示出身份和个性时,照片能在静止状态下提示出被摄者的基本特征。使用一秒或一秒以上的曝光常常可以达到这一点。如果使用闪光灯的话,这就要善于抓取你所期望的表情,而不是让被摄者长时间的摆姿势。我依然坚持通常的‘抓拍’照片只不过是被摄者的一种瞬间形象,一种往往只与相机快门运动所抓取的事物有关的片断。一个画家可以把许多印象、观察到的各种形象以及各种反应加以综合,创作出一种富有表现力的形象。  人像摄影家只能把握一个时间的推移过程,从而在这一过程中对人物的面貌特征进行刻画。反映瞬间表情的影像偶尔可能表现出人物个性的广泛方面,但它只不过是一幅完满的人像而已。”    亚当斯还说:“构思是摄影创作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一旦你发现被摄者的表情之后,这种表情——面部肌肉活动的瞬间停顿——可能会流逝和避开快门迅速开启的一刹那。  了解被摄者的个性能够使我们当中的一些人预料到富有表情的瞬间,不仅仅是在表情变化过程中辨认出它们。当然,要做到这一点而要有大量的实践经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