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9

    别南开

     

     

    毕业了,从南开学子成为南开校友,有些记忆必须沉淀下来。“从今天起,胸前的校徽摘下,心中的校徽戴起”、“南开人是梦想家”、“南开人是无可救药的乐天派,南开人是愈难愈开的实干家”……“南开是为了中国之崛起而创办的大学”……饶子和校长的这一番话,让我泪盈于睫。

    太多人没有见,太多酒没能喝,太多眼泪没法和你们一起流。我只能祝愿每一个走出南开园的朋友,愿你们的路就像那东宽西窄的大中路——从南开园走向外面的世界,越走越宽。

    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总期待着。

    南开大学校徽和由领袖*毛*泽*东*题写的校名

     

    蔚蓝色的大学生活动中心,2007年6月26日,毕业典礼,商学院凌晨五点钟集合。这是凌晨四点多,我经过大活时抬头拍下的。当时整个南开园沉浸在一片蔚蓝色的微光之中,那是一种让人沉默的宁静之美。

     

     毕业典礼上的学士服、校徽。这是我最后一次佩戴校徽——“胸前的校徽摘下,心中的校徽戴起”。

     

    亲爱的毕业生:

         今天让人难忘。

         这是你们最后一次以“南开同学”的身份,在这个运动场上集会。我能看到四周有你们的父母、朋友、老师,也许有教室里擦肩而过的同窗,还有你不知道姓名的宿舍楼长。

         我们来到这里,祝贺你们的毕业,祝愿你们的立业,祝福你们的事业。

         在英文里,“毕业”(Graduate)这个词同时有“渐变”和“进步”的意思。所以毕业典礼是开始,不是结束:纪念上一步的完成,也宣告下一步的迈出。

         这些天,我总能遇见毕业班的同学,在马蹄湖边,在总理像前。我看到你们每个人穿着毕业衫,成群结队的,想要把这儿的一草一木,所有留下记忆的地方,都拍一张照片带走。

         看到这些,我很想加入你们,照一张相片,谈一次理想,聊一个愿望,唱一首《毕业歌》。歌里说:如果你要说什么,一定要大声讲出来;因为这样的日子不再,没有人能停下来。

         到今天,我担任南开校长刚满13个月。你们是毕业生,我仍是南开的Freshman。你阅读南开4年,我学习南开1年。

         八十年前,当世界级的数学家陈省身先生在南开大学求学时,全校学生也只有三百,可今天我们的体育场上就有三千。

         八十年里,能盖出很多高楼,建起很多学校,却造就不出几所有梦想的大学。南开值得骄傲。

         我知道,今天授予你们学位和荣誉,明天你们会成为真正的科学家、艺术家、领导人、工程师、发明家、企业家。

         不管你们的选择,不管你们的职业,不管是否成名成家,我希望你们在内心能一直认同这两个身份:一是“南开人”,二是“梦想家”。

         因为,南开人都是梦想家!

         让我们一同铭记吧!“南开是不服气的中国人为争这口气而创办的!”我们的创始人严范孙、张伯苓先生,因“教育救国”的梦想而创办了南开系列学校,成为中国人办教育的光辉典范。

         让我们一同自豪吧!南开是国人的奥运梦想开始的地方。旧中国三大球类运动的唯一一场胜利,是南开大学学生71年前在柏林奥运会上取得的。伯苓校长是中国奥运第一人;有史以来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七位中国人中,有两位是南开校友。

         让我们一同缅怀吧!大学期间,你们曾历经陈省身先生逝世的悲痛,不会忘记新开湖畔的那个不眠之夜,和那些守夜的烛火,你们也一定记得陈先生的梦想:让中国成为世界数学强国!

         所以我说,南开人都是梦想家!

         不久前,南开校友*温*家*宝*总理引用过哲学家黑格尔的一句格言: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注定没有未来。

         同学们,举首向苍穹,不是为了追星逐月。这就是南开!

         有梦想的南开人,一定是仰望天空的人,一定是植根大地的人,一定是耕耘黄土的人,一定是关心人类和祖国命运的人。

         同学们,百年南开,桃李满园,毕业生是母校最好的名片。未来,外界评价南开,你们将是最好的指标。

         今天,南开大学被尊称为“学府北辰”“学术重镇”“栋梁摇篮”……,那是历届师长和学长留下的无价财富。

         但我们绝不懈怠。只要世上仍有饥饿、战争、疾病和失学,只要民族仍未实现伟大复兴,南开“知中国服务中国”的使命不会停止。

         过去的一年,南开的教师有了第一位非华裔的院长;南开招收的本科生,第一次实现了两岸四地青年的大团圆。我们取得了很多进步,也发现了很多不足。

         我要感谢同学们。你们是南开发展的见证者,更是南开建设的推动者。我还记得你们写来的邮件、打来的电话,你们在网上发起的呼吁。虽然大多数人,至今我还不能喊出你们的名字。

         三周前,几位艺术系的毕业生,把南开大学的校园规划,作为毕业作品的主题,在教学楼里展出。我看了那场展览,邀请他们做客,最直观地感受到了学子对母校的热爱。

         请你们相信,团结南开校友,整合南开资源,光大南开品牌,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我们不遗余力!

         同学们,你们的南开学业已经结束,新的学习刚刚开始。“无一事而不学,无一时而不学,无一处而不学”。

         人生充满挑战,前途布满未知。无论遇上什么,南开的学生,不要为这个世界而惊叹,要让这个世界为你而惊叹。

         虽然,我们的校园曾被战火炸平,遭地震摧毁,但历代南开人都是“不可救药”的乐天派,“越难越开”的梦想家!

         同学们,今天开始,胸前的校徽取下,心中的校徽戴上。

         在你身上,已有擦不掉的南开气质。我曾见到一位校友留言说:南开就像一条河,虽已年久,身上仍有那水的味道。

         来到南开之后,我还听说,每逢校庆,海内外各地校友都要集会,面向母校的方向鞠躬,齐唱南开校歌。这样的学校最令人向往。

         这使我相信,毕业不是情感的疏远,而是力量的扩散!

         今天在场的南开学生,有1592人签约就业,949人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141人即将出国留学。

         今天,我送走了一群学生,却增加了一批校友。你离开一个校园,却多了一处家园。告别后,请把南开作为你心灵的故乡!

         再见,梦想家。请到世界各地“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竭尽才智,报效祖国,造福人民。

         再见,同学们。请在世界各地饮水思源,回报母校,力所能及地帮学校种一颗树,讲一堂课,修一条路,建一栋楼。

         再见了,我亲爱的学生,南开的学生。

                                                 南开大学校长    饶子和

                                                         2007年6月26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晨昏有序 2011-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