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5

    细雨落英做长别

    我走的时候泰达特别美

    下着小雨,合欢落了一草地。

    空气透明的难以想象,凉风习习。


    兄弟们都帮良子搬家去了。我和爸妈一起搬的东西。大一到迎水道的时候就是我们三个还有京晶姐姐一起搬的东西。那一幕幕好像就在眼前。

    四年啊,青春中最宝贵的四年,来是一瞬,去是永恒。

    车快开的时候,那最后的六七个兄弟远远走来,远远地招了招手,喊了几句,我就上路了。


    走了,那可以望见海河大桥的窗口,从此再没有咸咸的海风吹拂我的身体,再也看不到轻轨列车洁白的身影从高架桥上迅急而无声地穿行;

    走了,那昼夜不息的天津港,我总爱在深夜望你,望着那一片灯海,璀璨无涯,享受那弥漫的安详;
     

    走了,那灯光球场,每一次我们在夜晚挥汗打球,你就是一个辉煌的舞台,全院的男生都爱围着你转;

    走了,那秀美的允公林,在夏日午后,我总爱后买一盒冰淇淋躺在那茵茵的绿草上,慢慢地品味清凉;

    走了,泰达,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能在你的天空里升起彩色的风筝,关于你的太多记忆和故事都将随着那海风远去……
     

    ……

    从今以后

    我再也不能如此这般地深情拥抱你


                 一个在开发区生活过奋斗过两年的孩子 张小柔   
     

    又:走的时候我实在不忍为泰达拍下一张照片。泰达永远成为我的记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日光城 2011-07-05